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身为一叶无轻重
2021年第11期 —— 民主巡礼 作者:文/陈鲁民

电视剧《功勋》之《无名英雄于敏》,浓墨重彩地塑造了两弹元勋、共和国勋章获得者于敏的光辉形象。他在中国氢弹研制工作中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居功至伟,被誉为“中国氢弹之父”,是真正的国士无双,民族脊梁。在七十三岁那年,他为自己写下了一首七言律诗《抒怀》:“忆昔峥嵘岁月稠,朋辈同心方案求。亲历新旧两时代,愿将一生献宏谋。身为一叶无轻重,众志成城镇贼酋。喜看中华振兴日,百家争鸣竞风流。”

“身为一叶无轻重”,于敏将自己轰轰烈烈的一生成就轻描淡写,但是国家和人民不会忘记这位功臣;他把自己称为无足轻重的“一叶”,而在我们心中,他的分量却是重于泰山。

在两弹元勋里,像于敏这样轻名利、重事业,轻索取、重奉献,轻享受、重创造者,还大有人在。为中国的国防科技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的钱学森,被一些报刊誉为中国“导弹之父”,这原本也是当之无愧的,可钱学森却多次坚拒。他说:导弹是大家通力合作的成果,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研制出来的,绝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只是沧海一粟!”所以不希望新闻界这样宣传我。许多人想去采访他,写他的传记、报告文学,都被他谢绝了。就是偶尔见到一两篇颂扬他的文章,他也马上给作者和报社打招呼“到此为止”。

还有被誉为“原子弹之父”的邓稼先,一向做事高调,做人低调,拼搏事业,淡泊名利,看重历史使命,看轻身外之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时任国防部部长张爱萍在邓稼先辞世后写下悼词:“君视名利如粪土,许身国威壮河山,功勋泽人间。”诺贝尔奖获得者杨振宁也特地撰文悼念他这位相交半个多世纪的挚友,评价道:“邓稼先是中华民族核武器事业的奠基人和开拓者;是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所孕育出来的有最高奉献精神的儿子……”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的民族何其幸运,在国家发展的关键节点上,涌现出这样一批人格高尚,才华出众,又富于献身精神、创造精神的杰出人物。他们志同道合、精诚合作、无私奉献、相得益彰;他们殚精竭虑、宵衣旰食、砥柱中流、建功立业,创造了光耀日月的辉煌业绩。他们是那样的伟大超凡,又是那样的谦逊朴实;是那样的功勋卓著,又是那样的内敛低调;是那样的才华横溢,又是那样的虚怀若谷。使我不由想起太史公司马迁的一句名言:“高山仰止,景行行之,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苏东坡赞美西湖诗说:“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西湖、西子如此,人生也应如此,该浓则浓,该淡则淡,浓淡相宜。该浓时,就浓他个轰轰烈烈,全身心地去干事业、闯天下,报效祖国奉献社会,“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该淡时,就淡他个心如止水、沉稳恬静,“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该担当使命时,挺身而出,舍我其谁,虽千万人吾往矣;论功行赏时,抽身而退,甘当无名英雄,“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什么名啊,利啊,权啊,势啊,都当它身外之物,过眼云烟,得意淡然,失意泰然。若以此标准衡量,于敏、钱学森、邓稼先等两弹元勋,均为其中翘楚,堪称千古楷模。

古巴诗人何塞·马蒂说:“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能永不干涸;一个人只有融入集体,才有力量。于敏“身为一叶无轻重”的自我评价,是一面镜子,会令多少狗苟蝇营的名利之徒赧颜心虚,也让多少居功不傲高风亮节的坦荡君子光彩照人。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 记者证核验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