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耕读传家
2020年第9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张坤

左宗棠,晚清重臣,湘军著名将领,后创立楚军,清末洋务派首领,与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并称为“晚清中兴四大名臣”。左公不仅自己出类拔萃,而且还十分注重家风家教。左宗棠家规家训主要包括左宗棠家书和其题写的楹联匾额以及留下的警示劝诫名言等。现流传下来的左宗棠家书有163封,是他在戎马倥偬、政务繁忙之际写给夫人、仲兄、儿女和侄儿们的信札。他在家书中倡导“耕读为本,自立自强”,要求“勤俭持家”,提出“惟崇俭乃能广惠”,并在湘阴左氏宗祠的大门写下一副对联:“纵读数千卷奇书,无实行不为识字;要守六百年家法,有善策还是耕田。”“久居乡间,将一切规模立定,以耕读二字为本,乃是长久之计”。其“八字家规”为——书(勤读书)、蔬(种蔬菜)、鱼(养鱼)、猪(喂猪)、早(早起)、扫(打扫)、考(祭祀)、宝(善待人)。在他的严厉教导下,左氏家风端肃。时人称赞他:“立身不苟,家教甚严。入门虽三尺之童,见客均彬彬有礼。虽盛暑男女无袒褐者。烟赌诸具不使入门。虽两世官致通显,又值风俗竞尚繁华,谨守荆布之素,从未沾染习气。”

“耕读传家”其实并非左宗棠的独创,只是左公大力倡导而已。耕读传家、晴耕雨读、半耕半读、亦耕亦读,是中国文人墨客们喜爱和歌咏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历朝历代名人逸士推崇和秉持的家风遗训。把“耕读传家”“半耕半读”的匾额书刻于门楣之上,以示传承耕读精神,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中国源远流长、一脉相承、经久不衰的“耕读文化”。

古代很多名士的家训都包含着“耕读传家”。隐居于陋巷小庐的清人理学名儒张履祥,在其《训子语》一书中,谆谆告诫后人“读而废耕,饥寒交至;耕而废读,礼仪遂亡”“虽肄《诗》《书》,不可不令知稼穑之事;虽秉耒耜,不可不令知《诗》《书》之义”,提出要守耕读,尽职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曾躬耕于南阳,看起来不闻世事,实则勤学苦读,等待明君贤主。“耕读莫懒,起家之本;字纸莫弃,世间之宝”是北宋名相范仲淹的家训。

古代很多名士也以耕读生活为人生的理想生活。“耕读传家”曾经是中国传统农业社会中,小康农家所努力追求的一种理想生活图景。“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最为妇孺皆知的,就是晋代田园诗人陶渊明。他恪守气节,辞官归隐,“既耕亦已种,时还读我书”,过着亦耕亦读的生活。清人王永彬在修身奇书《围炉夜话》里谈到:“耕所以养生,读所以明道,此耕读之本原也”。著名学者冯友兰(生于1895)曾回忆道:(父亲)不希望子孙代代出翰林,只希望子孙代代有一个秀才。因为代代出翰林,这是不可能的事。至于子孙中代代有个秀才,则不但可能,而且必要。这表示你这一家的书香门第接下去了,可以称为“耕读传家”了。(冯友兰《三松堂自述》)

由上可见,“耕读传家”是古今有识之士一脉相承的共识。国人常说“富不过三代”。诚然,中国的老祖宗是这样告诫我们的:“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如果不知道读可省身,耕以致富,则真就会应验了“富不过三代”的铁律,危矣殆矣。“耕读传家”是家风建设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随着城乡一体化建设推进,中国传统的“农耕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没有多少人有条件回归田园生活,做到“亦耕亦读”了。但我理解的“耕读”,更像是一种勤奋努力的精神象征,是不管你从事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都把勤奋耕耘、读书学习作为人生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态度。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 记者证核验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