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忆郭振乾同志
2020年第8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赵斌

 注:作者系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

2019813日,原湖北省省长郭振乾走完了八十六年的人生历程,在北京逝世。一年时间匆匆而过,告别仿佛就在昨天,许多记忆一直在脑海里萦回。

我认识郭振乾同志,是在1981年的秋天。那年,我大学毕业分配到湖北省建设银行工作。郭振乾是行长,我在行办公室工作,常有机会接触到他。他是一位严肃的长者,平常不苟言笑,好象整天都在思考着问题。后来,他担任副省长兼省经委主任,尔后又任省长,组织上调我给他当秘书。我随他在湖北一起前后工作了十年,亲历了这段时期湖北的发展历程,也见证了这位在建国前就参加革命工作的共产党员忘我工作的精神、公道正派的作风、平易近人的品格和清廉自守的节操。

我到省建行工作那年,是省建行刚刚从省财政厅分出来单独设立的第二年,郭振乾是省财办副主任兼任省建行行长,也是单独设立后的第一任行长。其时,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不久,党的工作重心开始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建设银行也面临着由负责管理分配国家计划建设项目资金,到独立经营长期信用业务,并逐渐承担更多商业银行职能的改革。郭振乾率领大家到各地开展调研,努力探寻“办好老业务,开辟新领域”的路径。基本建设资金“拨改贷”就是当时的一项重要探索。当时全省建设银行机构只有100多个,干部职工不足2000人,承担着全省重大基建项目拨款贷款和资金管理业务,任务十分繁重。武昌青石桥一栋两层的红楼,见证了郭振乾和大家一起创业的情景。

19841月,是郭振乾担任副省长兼省经委主任的第二年,我被调到他身边工作。当时省经委管辖的范围比较大,除了整个工业交通部门、内外贸部门、城建部门,还有财政税收部门,业务涉及工业经济运行调度、市场物资供应、价格管理、城市建设管理、外贸进出口平衡、财税增收节支等,工作非常繁忙。当时正值中央提出发展有计划的商品经济,煤电油运和钢材水泥等紧缺资源,有的需要通过市场配置,省经委和有关部门的同志经常跑山西、河南等产煤大省,协商合作,资源互换,以保障全省煤电油运不断档,保障经济正常运行。那时经常加班,不论节假日、不分白天晚上,省经委办公楼晚上经常灯火通明。从那时开始,我发现郭振乾每天提着饭盒到食堂打饭,回家吃完饭后就到办公室,星期天、节假日很少休息。他叮嘱我两件事:重要的事及时报告不得耽误,所有找他的人都请到办公室,不要上家里去;所有人送的礼品包括土特产品,都不准收受,并让我转告司机。那时经常有急事,我深夜打电话报告他,他连夜作出安排。这件事他表扬了我。另一件事他担心我们不落实,经常下乡回来,他都要察看一下车后备箱。他家里生活极其简朴,有一年春节前,他开了一张购物清单:猪肉、鸡蛋、大白菜、大葱、面粉、面条等,仅此而已。他对我说,我们家是北方人习惯,煮面条、包饺子,就这么简单,不像你们南方人搞得那么复杂,过年也是如此。他老伴长期身体不好,家里的事情大都是他在做,但从来不让我们插手帮忙。

198512月,郭振乾开始担任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次年5月当选为省长。他是一位求真务实、谨言慎行的人,关键时刻,又是一位果敢笃定的人。有一次,清江发生了大洪水,隔河岩电站的大坝刚刚建起,要从坝顶过峰,他马上打电话向驻军求援,调了一架军用货机飞抵宜昌后,即赴长阳,现场指挥,直到洪峰过后才离开。后来,荆江大堤出现险情、江汉油田油井发生火灾,他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1989年鄂北大旱,他一连跑了襄阳、随州、孝感的6个县,研究指导抗旱工作。

郭振乾常说,一任省长干不了几件事,要集中精力办大事。他抓经济效益,重点抓企业改革。一次在武穴市调研,发现武穴柴油机厂“工资含量包干”的办法很有效,迅速在全省推广,后来还在全国经济工作会议上介绍了经验。他经常协调银行、财政帮助企业解决困难,同时为了督促企业扭亏为盈,他决定在报纸上公布亏损企业名单。他抓农业生产,重点抓农民增产增收。当时化肥紧缺,贫困山区更缺。1988年秋,他带领省有关部门负责人,一口气跑了神农架、宜昌和恩施的8个县市,逐县市研究解决小化肥厂扩能改造问题。到利川时,又专门赶到毗邻的重庆市石柱县考察天然气开发项目,考虑合作开发事宜。返程时已是午夜十二点,车还在齐岳山上盘旋。车上欢声笑语,陪同的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书记朱纯宣、州长李辉轩很高兴,因为这次省长来现场办公解决了恩施农业增产增收的大问题,他们无意中提到,有一个乡政府,房子低矮破旧,乡政府的牌子就挂在邻近的一棵大树上。郭振乾听了,立即答应批10万元改造乡政府的房子,并说乡政府的牌子不能挂在树上。这是我见到他批钱最爽快的一次。

曾经有位老领导对郭振乾讲,当湖北省长,要过好“两条江”、守好“一个仓”:“两条江”是长江、汉江防汛;“一个仓”是湖北粮仓年年要有余粮。这句话他牢记心上。湖北是防汛大省,长江、汉江防汛是天大的事。湖北是产粮大省,尤其是稻谷产量一直居全国第四位左右的位置。湖北不但要保全省的口粮,还要为全国作贡献。过去,湖北大米一直供应上海市民。19869月,省委省政府组织到江苏、浙江考察学习乡镇企业发展经验,到杭州时,接到中央召开十二届六中全会的通知,郭振乾和陈明连夜从杭州赶往上海,准备乘第二天上午的航班先回武汉。第二天一大早,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江泽民,赶到酒店来看望和陪餐。进餐时,江泽民专门讲到前不久他给振乾省长写信,派一位副市长到湖北求援大米、湖北给予了大力支持一事,并当面致谢。这次从上海回来后,郭振乾把陪客人进餐大都改为陪早餐,他觉得这样好,既尽了礼仪,又节省了时间。

他抓重点工程和项目建设,主要是集中有限的财政资金和运用信贷资金,重点解决当前急需、长远有利的事情。提出首先要打破能源交通瓶颈的制约。那几年,改造青山电厂,兴建阳逻电厂、汉川电厂、隔河岩水电站,开发大峪口、黄麦岭磷矿,兴建省内第一条高速公路——宜黄高速公路等,一系列重大项目相继动工。为了解决资金缺口问题,他经常带人跑北京,寻求国家部委和各大银行的支持。中国建设银行支持的力度最大,如果没有建设银行的鼎力相助,隔河岩电站可能会中途停工。当然,这些重大项目都是省委、省政府集体决策的,郭振乾是一位忠实的执行者。

郭振乾为人谦和,很好共事,遇事冷静,沉得住气。我从没见他发过脾气,但听到过他在大会上严厉批评有的地方数字“掺水份”。他话语不多,不喜欢说客套话;听汇报要求开门见山、有事说事;也不喜欢繁文缛节,讨厌形式主义的东西。他到市县调研,要求减少陪同人员,有时陪餐的人未到,他已经吃完走人了。他对省里的一些老领导很敬重,有空就登门去看望他们,听取他们的意见。象赵辛初、李尔重、韩宁夫等老领导家里,几乎每年都会去。他喜欢同年轻人在一起,也善于从中发现人才,大胆启用青年才俊。他关心干部成长,也关心干部的家庭生活,帮助解决实际困难,甚至出面调解家庭矛盾。

郭振乾处事严谨,律己严格,讲规矩,守清廉。他的夫人郭德新,是先考入燕京大学后合并到中国人民大学的毕业生,50年代初离开北京来到湖北,几十年间默默无闻、勤奋工作,从不以领导家属自居,从不搞任何特权,也从来不“搭便车”。虽然退休时只是一位科级干部,她也毫无怨言。这与郭振乾长期以来对家属的严格要求是分不开的。

郭振乾如何处理乡情?在担任副省长、省长期间,河南老家不少人来找他办事。他对我说:“事情办不了,但话要说好。老乡们穷,来一趟不容易,给他们每人买一袋米、买一张火车票,让他们回去。”就是这样,老乡们还是不满意。这也是他自从1979年父亲去世回过一趟老家,直到去年病逝整整四十年再也没有回去的原因。他曾经说过,老家是回不去了,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母亲。因为母亲去世时他没能回去。其实他是一个很懂得孝道的人,过去在湖北工作时,每月发了工资,先是交党费,再是给母亲寄钱,年年月月如此。

郭振乾严于律己还有这样两件小事:有一次他填写个人履历表,有一段工作经历的时间记得不太清楚,他让我到省委组织部去查阅他的档案材料。在他的档案袋里,无意中发现有一份检讨书,是他在担任省商业学校副校长期间写的,原因是他在学校食堂里多吃了一盘猪肝,“搞了特殊化”。这件事在我的记忆中印象很深。我想他严于律己也许从这个教训开始。另一件事是,他在担任省长期间,工作压力大,抽烟多,来汇报工作的人一起抽,房子里经常搞得烟雾缭绕,那时办公室里连个排气扇都没有,我十分担心他的健康。果不其然,有一次犯了心脏病住进医院。他喜好抽烟,但从不收受别人送的烟。有一次,一位市里领导来省里开会,带给他两条“枣阳牌”香烟,这次他收下了,让我付了十元钱。这位市领导后一次来省里时,又带了一条“枣阳牌”香烟让我转交,说是上次钱给多了,应该补一条。

郭振乾出生于河南省洛宁县西山底乡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4岁跟着解放军的队伍跑,参加到革命队伍中来;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21岁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应该是建国初的第一批调干生,分配到湖北工作,后来成长为湖北的第8任省长;56岁奉调进京,当时他是很舍不得离开的,对湖北这个工作和生活了36年的地方很有感情,离开湖北后特别是晚年,常常问到湖北的事情。我曾问过他当年为什么会跟着部队跑去参加革命,听说您父亲去追没有追上?他说,当时就是觉得共产党好,共产党关心老百姓,我要跟着他们走,当时父母看我年纪小,不放心,一起去追,没有追上。说到这里,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我想,他是庆幸自己选择了一条为人民谋幸福的人间正道。

2019813日,郭振乾离开了我们。他的老伴郭德新两个月前先他而去。这两位当年相约一起走上革命道路的年轻人,在完成了人生的历史使命后,又相邀终老在一起,这是生命的奇迹。郭振乾没有子女,没有财产,没有遗嘱,也没有遗憾。住的房子准备交还给国管局,从湖北带去的旧家具和一些书籍准备捐给中国审计博物馆。除此之外,他好像没有留下什么有形的东西,但却留下了一笔无形的财富——一位共产党员为事业而献身的精神。

历史将记住郭振乾这个名字,人民会怀念他。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