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从洪湖凤舟看 崇凤观念的演变
2020年第7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吴艳荣 图/本刊资料

据史料记载,洪湖凤舟诞生于清代慈禧年间,四川广元凤舟的诞生则是唐以后的事,不过,多有文章认为,古代的“鸟舟”“鹢舟”“飞凫”“凫舟”等即为凤舟的前身,这样,“凤舟”的历史渊源就可以上溯到先秦了。这不无道理,但也会有疑问,如凤凰的称谓先秦就有,为何凤舟的称谓先秦没有?而先秦不仅有龙舟的称谓,亦有“龙舟”的画像,如长沙楚墓出土的人物御龙帛画。所以,探讨“凤舟”的真正形成,既不能脱离它产生的时代背景,也要看人们崇凤观念的纵向演变。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解读上的粗略与含糊。

 

“凤—日(火)”到“凤—水”:时空维度中凤凰神格的逐步降低

舟行水上,凤舟的诞生也就意味着凤凰与水产生了联系。但先秦秦汉时期,不管是考古发现还是文献记载,都鲜见凤凰与地上水的关联,相反,凤凰与火、与人们头顶上的天空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也印证了有学者指出的,至迟在秦汉时期已经出现“鸟舟竞渡”的形态,只不过并没有出现“凤舟”这样的称谓。

太阳是一个火球,这是自古以来人们源于生活观察与科学观测的结论,太阳与火在某种时空喻意中会等同或置换。我们来看一系列考古发现中的凤-日(火)组合。湖南高庙文化遗址,年代上限大致为距今7800年左右,出土的陶器上有“凤鸟载日”图像;浙江河姆渡文化遗址,上限距今7000年左右,出土了“双凤负日”纹骨匕、“双鸟朝阳”纹象牙;河南陕县庙底沟文化遗址,年代约在公元前4000-3500年(下限或许更晚),出土陶器上有“鸟(凤)在日中”、“凤鸟载日”、“飞凤逐日”等纹样;山东大汶口文化遗址,距今大约6200年至4200年之间,出土灰陶尊上有日、鸟(凤)、山组合图;浙江良渚文化遗址,出土的玉琮、玉璧等玉器上绘刻有“阳鸟祭坛图”……

再看楚汉时期的凤鸟造型,多是一足立地,一足腾空,昂首仰脖,达天的意态很浓。楚人的先祖祝融,是火神、日神,也是凤凰的化身。

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的凤鸟与太阳(火)相伴共存,到清代慈禧年间洪湖凤舟的诞生,时间跨越了大几千年,从“凤-日(火)”到“凤-水”,实际体现的是时空维度中凤凰神格的逐步降低。

在原始时期的自然崇拜中,日神是天空中最重要的主神,凤鸟与太阳相伴共存,也就奠定了其神格的高贵。商周时期凤纹为青铜器上的主要纹饰,凤凰担负着沟通天帝与人王的重要宗教政治使命。商代甲骨卜辞记载:“于帝史凤,二犬。”凤为天帝的使者,享受人间祭祀。《诗经·商颂》:“天命玄鸟,降而生商。”玄鸟为凤凰的原型之一。凤鸟奉上帝之命,遗卵人间,诞生商族,也意味着商王朝的崛起是上帝所赐,上帝护佑着商王朝。

原始宗教思想退却后,神仙信仰开始流行,凤凰又与天空(仙境)的关系密切起来。如汉代神仙信仰盛行,汉画像石(棺)、 画像砖上,多有凤凰与伏羲女娲、西王母、仙兽神树及天门等组合纹样,此时,凤凰导引生魂或亡魂升天(仙)并成为仙境的象征符号之一。

从唐代开始,凤凰的神性有退化的趋势,转而世俗性增强,从《全唐诗》中描绘的凤凰,我们可以品读出唐代人对凤凰的热爱,凤凰装饰美化着人们的衣、食、住、行。到清代年间,凤凰一面为皇室礼制服务,一面是民众生活中的吉祥符号。凤舟的命名及凤舟的真正诞生,体现着凤凰神格的降低。

 

“龙舟”到“凤舟”:凤凰人格喻指的演变

凤舟与龙舟相对,还喻示着凤舟的诞生,有着龙、凤人格喻指方面的文化因素。

《洪湖县志》记载,光绪十五年,为庆祝慈禧“归政”,光绪正式“亲政”,新堤举办灯会,龙灯在前,凤灯在后。慈禧得知,下令关押沔阳(今洪湖地区)知州陈佑勤,杀州同张幼书。在这一年端午节时,新上任州府为避免再次生出祸端,于是组织龙舟与凤舟同场竞赛,并巧施“凤胜龙”的计策,博得慈禧太后嘉奖,从此东岸划龙舟,西岸划凤舟的风俗便延续下来,经久不衰。

如此看来,洪湖凤舟的诞生,源于取悦执掌政权的慈禧太后,凤凰与“女皇(王)”存在象征意义上的比附关系。《中国帝王陵寝》书中记,清代帝王陵寝内保存着历朝皇帝皇后的朝服像,从中可以看到皇帝坐的是龙椅,皇后坐的是凤椅。慈禧陵前的龙凤彩石构图与众不同,其他陵墓一律是左龙右凤,龙凤位置与帝后座次相同,独有慈禧是上凤下龙,象征着垂帘听政。又居阅时《帝王陵墓建筑的文化解释》一文描述,慈禧太后的寝陵,陵恩殿栏板上雕有138 幅“凤引龙追”的图案。一般宫殿柱子龙凤图案相间排列,这里的 74根柱头上全部雕凤凰穿云图案,柱身上则雕龙出水图案,象征皇太后凌驾于皇帝之上至尊至贵的地位。

汉代一统,开启了以龙喻帝王的政治象征意义,但凤凰的人格喻指随着历史的发展有一个复杂的纵向演绎过程,先秦秦汉时期,凤凰喻人不多见,也只用来喻指尊者、贤者,均为男性。到唐代已比较盛行以凤喻人,不拘男女,不仅尊者、贤者,还有才、貌、风姿、德操等过人者均能被喻为凤凰。不过,唐代武则天在明堂上施宝凤的举措,大有与龙喻皇帝相对应而以凤喻女皇(王)或帝后的政治含义。龙象征帝王,凤比拟后妃,宋代开始,皇帝、皇后在舆服上的龙凤分化已渐明确,皇帝的车舆以龙饰为主,皇后的车舆以凤饰为主,但还不固定。到明代,龙与凤的象征意义在宫廷出现明确的分野,皇帝玉辂上的一切装饰、雕饰、纹饰全是龙纹,后妃则全是凤纹。此时以凤象征女性,自宫廷到民间,已成为约定俗成的世俗文化心理。

从洪湖凤舟诞生的时代背景来看,凤凰已被明确用来喻指女性、女皇(王)了,与龙舟相对应的凤舟(称谓)的诞生不过是一件水到渠成的逢迎执政者的民俗活动。

此外,有学者研究认为,源起于“妇女游河湾”民俗的四川广元凤舟,与当地人纪念武则天有着重要渊源。为了纪念诞生于此地的女皇——武则天,当地人每年在武则天生日农历正月二十三日进行泛舟游行纪念活动。也印证了“凤凰-女皇”的对应关系。

 

当代凤舟:脱离了宗教、政治影响的吉祥民俗

学者研究认为,早期的水上工具除了通行乘载,更为重要的目的是捕捞、 渔猎或祭祀的载体,古人认为“(凤)鸟”能展翅高飞,接近太阳,是上天神灵在人间的化身,具有通天的能力。进而在祭天、祈福的仪式中,将自身崇拜的鹢鸟绘制在船舶上,以期获得它们的能力……既擅飞,又能过急流,还可以镇定水神,以保平安,求得风调雨顺。不难看出,早期鸟(凤)舟的诞生,其承载的文化内涵是丰富复杂的,但主要反映的是当时的巫术宗教思想。而洪湖凤舟、广元凤舟的诞生则包含着女权政治的影响。

再看《凤舟竞渡的起源、流变及其体育价值释义》一文记叙,出现在浙江蒋村和广东揭阳两地的凤舟,没有有据可循的凤舟竞渡的民俗传统,也没有发现相关资料的记载,但都存在赛龙舟活动的风俗。浙江蒋村的凤舟是2009年在当地 “龙舟胜会” 举办期间,主办方为了得到“龙凤呈祥” 的吉兆,组织女性开展划凤舟表演。广东揭阳地区2013年筹建了2艘凤舟,并会同当年的龙舟赛一起,开创了当地端午节女子凤舟竞渡的先例。这种没有历史支撑的凤舟竞渡的出场可以看作是一种借鉴,或者是为配合龙舟活动的衍生。

可以看出,当代凤舟已经是脱离了宗教、政治影响的吉祥民俗。另外也说明,洪湖凤舟诞生得比较早,离不开其地域文化因素的影响。楚地、楚人自古崇凤,在江陵马山一号楚墓出土的丝绸上,各种姿态各异的凤鸟令人惊艳,让世人见证了楚人崇凤的炽热。出土的楚国漆器虎座凤鸟架鼓,也堪称楚文化的代表之一。因此,洪湖凤舟承载了久远而丰富的地域文化信息。

诚如洪湖乘风村流传的一首民间歌谣:“乘风破浪划凤舟,清泉涌动起金波。几代名人数风流,凤飞神州奏凯歌。”今天人们的崇凤观念,已指向世俗层面凤凰象征的幸福、和美、吉祥。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