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闲赏古今抗疫诗
2020年第4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袁文良

2020年春节期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人们的生活节奏。

瘟疫是历史上多发的疫病,在传播地区,往往给民众造成巨大甚至是毁灭性的破坏。中华民族繁衍数千年的历史,也是与疾病抗争的历史。在古籍中,瘟疫多被写作“疠”“疫”或“疠疫”“疫疠”。而每当大疫流行,人们总会采取各种不同的处置方式,以求身体健康。对此,一些文人雅士以独特的笔触予以记述,不仅为人们留下了积极的抗疫思维,而且丰富了我国的文学宝库。

在缺医少药、封建迷信的古代,每有疫情发生,祈求神灵保佑则是官民的第一反应和最常见举动。而春季又是多发时节,故每到岁末年初或立春前后,我国民间都有驱傩的赛会活动。南朝刘宋时期的历史学家范晔编撰《后汉书》在“礼仪志”中对此记载说:“季冬之月,星回岁终,阴阳以交,劳农大享腊。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唐朝诗人王建在他的《宫词一百首》中,就有一首记录驱傩情景短诗:“金吾除夜进傩名,画袴朱衣四队行。院院烧灯如白昼,沉香火底坐吹笙。”简短四句,就把人们驱傩的情景描绘于读者面前,使读者产生身临其境之感。而唐朝另一位诗人孟郊的《弦歌行》,对此进行了更加具体生动的描述:“驱傩击鼓吹长笛,瘦鬼染面惟齿白。暗中崒崒拽茅鞭,倮足朱裈行戚戚。相顾笑声冲庭燎,桃弧射矢时独叫。”全诗以记实的手法,仿佛在读者面前勾勒出人们驱傩的一幅动态图画,读者从中可以感受到当时的热烈气氛和人们对健康的期待。

当然,遇有瘟疫流行传播,最积极的还是利用药物防治。晋人郭璞注释的《山海经·西山经》,就记载有防治瘟疫方法:“有草焉名曰薰草,麻叶而方茎,赤华而黑实,臭如蘼芜,佩之可以已疠。”“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这是远古先民尝试用佩戴香草、吃特殊鸟肉的方法防治疠疫。而唐代诗人韩愈则以《谴疟鬼》为题,记录了古人以药有效治疗疟疾的方法:“医师加百毒,熏灌无停机。灸师施艾炷,酷若猎火围。诅师毒口牙,舌作霹雳飞……呼吸明月光,手掉芙蓉旂。降集随九歌,饮芳而食菲。赠汝以好辞,咄汝去莫违。”全诗170字,记述了医师、灸师除疟的方法,既有医治效果的如实记述,又有人们希望“疟鬼”速速远离人间的表达。就是在今人看来,那些所谓“诅师”“符师”对祛疫也是毫无效果的,人们还是应当相信“医师”“灸师”的力量。

在瘟疫规律的认识方面,唐人耿湋曾写过一首《甘泉诗》:“异井甘如醴,深仁远未涯。气寒堪破暑,源净自蠲邪。修绠悬冰甃,新桐荫玉沙。带星凝晓露,拂雾涌秋华。绿溢涵千仞,清泠饮万家。何能葛洪宅,终日闭烟霞。”全诗可分三节,点出了免除疫病的关键所在,使后人认识到清洁的水源在防范部分疫情传播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而这样的泉水如果能润泽万民,世上就会大大减少瘟疫的肆虐。而端午节是一个防疫祛病、避瘟驱毒、祈求健康的节日,因而许多风俗蕴含着百姓对美好生活的期盼和对身体健康的向往。北宋文学家欧阳修一首《渔家傲》,对端午节习俗进行了记述:“正是浴兰时节动,菖蒲酒美清尊共,叶里黄鹂时一弄。犹瞢忪,等闲惊破纱窗梦。”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人们于端午当日沐浴更衣,自然有利于祛除身上的污垢和秽气,而举杯饮下菖蒲酒、雄黄酒等,既可驱邪避害,又可强身防病,不失为防病抗疫的有效举措。

不过,说到防疫诗,最为经典的当属1958年毛主席所作的两首《送瘟神》。在诗的序言里,他阐明了作诗的背景:“读六月三十日《人民日报》,余江县消灭了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微风拂煦,旭日临窗。遥望南天,欣然命笔。”其一为:“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其二为:“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前一首从瘟疫给人民带来的巨大痛苦与损失入笔,而经过人民共同努力,消灭了血吸虫,因而在结尾处自豪地告诉所有人,血吸虫病终于“逐逝波”了。而后一首以激越的笔调,描绘了瘟疫消灭后的景象,犹如在读者面前徐徐展开了一幅热火朝天、挥汗如雨的劳动画卷,表达出全国人民定让“瘟君”无容身之处的决心,毛泽东主席的浓厚爱民情怀也跃然纸上。

在今年这场抗疫战争中,更有无数的作家、文学爱好者、中小学生以及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创作了众多诗篇。这里仅摘录署名何小平的一首《送瘟神》:“英雄武汉志成城,千万人民千万兵。独有一枪开首义,更无二七怕牺牲。洪魔压顶拼生死,军运收官壮鼓钲。铁铸九头摧不倒,再降冠毒报神京!”全诗可谓是一气呵成,既讴歌了人民子弟兵不怕牺牲、勇敢逆行的奉献精神,又表达了对他们的尊敬与崇拜。

“天地风霜尽,乾坤气象和。”我们相信,在中华儿女众志成城的共同努力下,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的人民战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而战胜疫情后的春天也将更加明媚!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