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巴人的起源地——清江
2019年第10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黄莹

    着族人逐渐控制了渝、鄂、湘、陕交界处的大片地方。在这里,以巴氏等五姓为主构成了巴清江,古称夷水,盐水。南北朝地理学家郦道元所著《水经注·卷三十七》记载:“夷水,即是佷山(今长阳、渔洋关一带)清江也。水色清照十丈,分沙石。蜀人见其澄清,因名清江也。昔廪君浮土舟于夷水,据捍关而王巴。”人人都说漓江的水清,湖北也有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丝毫不让漓江,而且一路环山而行沿途风景如画,被喻为“八百里清江,八百里画廊”。漓江美则美矣,可惜不如清江有着厚重的民族文化底蕴。她可是4000多年前“远世则黄、炎之支封”的巴国的发源地;是“其民质直好义,土风敦厚,有先民之流”的巴民族的母亲河。强悍的巴人就是从这里出发,在距今3000多年的西周初年(周武王时代),建立了一个以长江中上游三峡地区为中心的“其地东至鱼复(今重庆奉节),西至僰(bō)道(今四川宜宾),北接汉中(今陕西汉中),南极黔、涪(今贵州黔东北)”、下辖有“五郡二十三县”(《华阳国志》)的泱泱巴国,以致其辉煌的巴蜀文化至今还影响着这一片广阔的土地。

    清江流域是土家族的重要聚居地,潘光旦先生在1955年参与土家族族别认定时提出,巴人是土家族的祖先,经过几千年的变迁逐渐聚居生活在湘、鄂、渝、黔数省的交界地带。学术界倾向于土家族是源自于清江流域的长阳武落钟离山的巴人后裔。清江流域原来是古代巴人的故地。

巴人的起源是一个传说,最初见于《世本》,此书早已亡佚,刘宋范晔《后汉书·巴郡南郡蛮传》较为完整的引述了下来:

    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瞫氏,相氏、郑氏,皆出于武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长,俱事鬼神。乃共掷剑于石穴,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又令各乘土船,约能浮者,当以为君。余姓皆沉,唯务相独浮。因共立之,是为廪君。乃乘土船,从夷水至盐阳。盐水有神女,谓廪君曰:“此地广大,鱼盐所出,愿留共居。”廪君不许。盐神暮则来取宿,旦即化为虫,与诸虫群飞,掩蔽日光,天地晦冥。积十余日,廪君伺其便,因射杀之,天乃开明。廪君于是君乎夷城。廪君死,魂魄世为白虎,巴氏以虎饮人血,遂以人祠焉。

    廪君与盐水女神相爱又相恨的故事就是两个部落争夺盐的明证。那些注定要成就大业的英雄豪杰总是注定要“慧剑斩情丝”,而凄美的盐水神女也惹得后人的无数同情。就像廪君的“廪”本意是虎一样,这位凶悍勇武的虎君带领着自己的部族,开始崛起在清江流域,建立了自己以白虎为图腾的酋长国。廪君死后,后人为了纪念这位开国之君,认为既然虎要饮人的鲜血,就用活人来祭祀他。这种残酷的取悦神灵,安抚英魂的方法,倒是有鲜明的奴隶社会的烙印。虽然年代久远,但凡涉及到巴文化的史籍中都记载着大致相同的廪君故事。他的化身白虎,也成为尊贵威武军事首领的象征。

    廪君控制清江流域之后,迅速扩充地盘;率领族的“核心”,可称之为“内五族”,成为核心力量;而原来就生活于此的土著部族,如濮、苴、共、奴、夷等被廪君族融合或征服的民族,构成了巴的外围部族,而当时的史书把他们均称作“巴人”。于是,巴人真正成为一个有共同疆域、同一语言和文化的民族。然而,在群雄并起的春秋战国时期,各国为了争夺领土和资源,战争连年不断,势力此消彼长。尽管是“巴师锐勇楚人惊”,到了战国末期,有并吞四海之心的秦王,派遣“贪巴道之富”的张仪、司马错大军南下灭蜀。随后移师东进,巴国于是灭亡。秦灭巴,不久置郡。秦始皇26年(前221年),分天下为36郡,巴郡为其中之一。从开国到覆亡,巴国存在了上千年之久。若按夏禹、夏启时代计算,巴国当有1700多年的辉煌历史!后世赫赫有名的楚国,其存在也不过800多年历史。这个秦朝时就灭亡了的国家,因为年代的久远,似乎总是看不清他的真面目;可是这个秦朝时就灭亡了的国家,仍然在3000多年种种的兵伐战乱后,顽强的在三峡地区打下了巴蜀文明的烙印。他们的后裔土家族——这个始终生活在祖先土地上的民族,守护着至今不曾断裂的古老血脉。

    直到今天,生活在清江两岸以土家族为主体的28个兄弟民族,还有至今流传着的一首民谣唱道:

    王天子一支角,吹出一条清江河。

    声音高,洪水涨;声音低,洪水落牛角弯,弯牛角。

    吹出一条弯弯拐拐拐拐弯弯的清江河。

    向王天子即为传说中的土家巴人先祖廪君务相,这首民谣用千年的流传证明了土家先人与清江原始而古老的血肉联系。实际上,土家族已无本民族文字,语言亦在长期与汉民族同化过程中几近消亡。于是,千百年间土家人世代更替,口传心授,以歌叙史,表达了土家族先人沿江而居,开拓疆土的发展繁衍史实。

    这样一条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清江,躲在三峡的崇山峻岭之间,几千年里,默默滋润着巴人的儿女。果然是“天生丽质难自弃”,新时期的鄂西生态文化旅游圈的建设,让这条“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清江,重新得到了大家的垂青。这条孕育着巴人起源的河流,期待我们去探索她永恒沉默背后的辉煌历史和神秘的故事。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