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奖杯·奖牌·奖金
2019年第10期 —— 民主巡礼 作者:文/陈鲁民

    一次,水稻专家袁隆平去国外接受一个联合国颁发的全球粮食突出贡献奖,规模很大,规格很高。袁隆平与助手想省点经费,就带了大包、小包的榨菜、方便面等,过海关时,阴差阳错不小心就把那个装奖杯的包落下了。后来,海关工作人员打开包一看,原来是刻着袁隆平名字的奖杯,马上和他取得联系。袁隆平这才发现把奖杯忘掉了,还幽默地表示,“我说怎么会感到那么轻松呢!”

    淡泊名利,事业为重,大概是古今中外所有英杰们的共同特性。朋友到居里夫人家里来做客,她正忙于做试验,就让朋友随便转转。朋友发现,居里夫人的小女儿正在玩弄她的诺贝尔奖奖牌,不禁大吃一惊:这么贵重的东西,你怎么能给孩子当玩具?居里夫人却很平静地说: 这没什么,“我是想让孩子们从小就知道,荣誉就像玩具,只能玩玩而已,绝不能永远守着它,否则就将一事无成。”爱因斯坦曾经称赞说: “在所有著名人物中,居里夫人是唯一不为荣誉所颠倒的人。” 其实爱因斯坦自己也是这样的人,当他听到自己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后,索性扛着鱼竿到湖边钓鱼去了,享受清静。

    或曰,这是奖杯、奖牌,不是大把金钱,厚厚票子,固可以淡然视之,以示清高,如果是大笔奖金,那就未必会如此淡定了吧?就说邓稼先吧,身为原子弹、氢弹总设计师,两次试验成功,总共只领到区区20元奖金,可是这一点没影响他的工作,该拼搏照样拼搏,该奉献依旧奉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有钱学森,收到100万元奖金的通知后,毫不犹豫,直接就让秘书转给希望工程。还有两弹一星功臣、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彭桓武,将奖金100万港元全数捐献。当央视《大家》栏目主持人问他何以如此时,彭桓武只是淡淡地说了三个字:没用处!

    古巴民族英雄何塞·马蒂有句名言:“虛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袓国的事业。”袁隆平、钱学森、邓稼先、彭桓武等,无疑都是光荣的人,大写的人,我们身边还有很多光荣的人,堪称民族脊梁。他们并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他们也渴望荣誉和肯定,也以获得奖杯、奖牌、奖金为荣,但是在他们心中还有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人民利益,国家前途,民族未来。人皆珍惜荣誉,荣誉可以成为继续前进的动力,也可以成为影响前行的重负,对待荣誉的态度,能看出一个人的精神高度和思想境界。因而,对于奖杯、奖牌、奖金之类奖励,要看重又不能太看重,因为那只是对我们工作成就的肯定,是前进中的小插曲,是人生的点缀,很美丽也很珍贵,但绝不能为其所累。否则,很可能会成为束缚我们前进的名缰利锁。记得莫言在获诺贝尔文学奖之后说,“希望10分钟就忘掉”,这当然是不无夸张的戏言,无非是说,不把荣誉当包袱背着,不因此而自满自足。

    古人诗云:“名利最为浮世重,古今能有几人抛?”这些民族脊梁便是那自古至今的“几人”之一。正因为其少如凤毛麟角,就更显其难得珍贵,也更令人景仰敬重。

 

漫画/方少华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