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红楼梦》与玉
2019年第4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汪翔 图/本刊资料

    《说文解字》曰:“玉,石之美者。”玉是大自然的精华,蕴含天地之灵气,日月之光华,山川之秀美。玉包含了国人无穷无尽的理想追求和精神向往,蕴含了中国人的精神。

    享誉世界的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与中华玉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红楼梦》开篇以通灵宝玉为引,之后又贯穿故事始终,故事主要人物也以玉为名。玉文化渗透在《红楼梦》字里行间,集中表现了玉的审美价值、审美标准、文化价值等。

    通灵宝玉白如羊脂,大如雀卵,灿如明霞,莹润如酥,五色花纹缠护,正面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背面刻有“一除邪祟,二疗实疾,三知祸福”。就是这块神奇的玉石,丫鬟袭人夜里用自已的手帕裹着放在枕头下,宝钗小心翼翼地捧在手里欣赏。别人都将其视为珍宝,而宝玉却丝毫不在乎,当听说神仙似的林妹妹没有这样的通灵宝玉时,竟将它狠命摔在地上,并骂作“劳什子”,可见在这个痴痴呆呆的混世魔王眼里,除了林黛玉算得上“美玉无瑕”外,什么珍贵的玉石也不值得牵挂了。当玉丢失时,合家惊慌,乱作一团,立即悬赏一万两白银以求找回宝玉。而通灵宝玉的确和贾宝玉人玉一体,丢玉之后,神智模糊,后来一僧一道帮他找回,终于恢复正常,可见玉的灵性与对主人的庇佑。

    曹雪芹借玉石来塑造了宝玉和众多冰清玉洁的女儿形象。红楼梦里与玉有关的人名有贾宝玉,林黛玉,妙玉,蒋玉菡,甄宝玉,林红玉,玉钏儿,玉柱儿,玉官等。

    黛玉是金陵十二钗正册双首之一。宝黛初见,作者借宝玉之口交代了黛玉之名的出处:“《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黛玉即黑绿色之玉,作者以黛色之玉喻黛玉“玉带林中挂”那高贵、忧郁、悲情而薄命的一生。

    贾宝玉曾经自号“绛洞花主”,宝玉是花主,其余的女子都是花。两位女主角,宝钗黛玉,各占了他名字一半。一个拥有宝玉“木石前盟”的爱情,一个占了“金玉良缘”的婚姻。两人才情不分伯仲,丽质天生。一有咏絮之才,一有停机之德,一个似娇花照水弱柳扶风,一个肌骨莹润举止娴雅。而曹雪芹把“玉”字给了“以兰为心,以玉为骨,以莲为舌,以冰为神”的林妹妹,可见对黛玉的钟爱。清末红学家西园主人点评黛玉:“宝钗有其艳而不能得其娇,探春有其香而不能得其清,湘云有其俊却不能得其韵,宝琴有其美而不能得其幽,可卿有其媚而不能得其秀,香菱有其幽而不能得其文,凤姐有其丽而不能得其雅,洵仙草为前身,群芳所低首者也!”唯有“玉”字,方能喻其至真至诚,至纯至洁,至贞至痴。唯有“玉”者,才能彰显宝玉黛玉二人的灵魂契合,思想对等,矢志不渝。

    妙玉是金陵十二钗正册唯一的不是贾府出身的人,在薄命司的画册是“一块美玉落在泥垢之中”,她的判词是“气质美如兰,才华馥比仙”,她心性高洁,才华馥雅,居于栊翠庵,远离红尘之外,如空谷幽兰一般优雅、芬芳。她孤高自傲,极度爱洁,尽管“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其心之纯,其性之直,又如何当不起“玉”之一字?奈何这块美玉“不合时宜,权势不容”,结局凄凉,“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最终被世道玷污,惜哉!痛哉!

    蒋玉菡是戏子,最终与袭人同舟。甄宝玉是贾宝玉的真实幻影,互为影射。林红玉是贾宝玉的丫鬟,后改名小红,她勇于追求,为自己归属而努力。玉钏儿是王夫人的丫鬟,姐姐金钏因宝玉而死,她隐忍,为自己的地位而偷生。玉柱儿是红楼梦里十二儿之一,无法抗争,为了生活而生活。玉官是红楼十二官之一,贾府梨香院女伶,她性情温顺,一味服从,只为了主人取乐而活。可见,社会才是大的雕刻家,同样叫玉的,被社会雕刻成了各种身份。同样是玉,命运各不相同。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