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独山桃花始盛开
2019年第4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图/周小芳

    久居城里,慵懒懈怠。早春周末,七旬母亲聊发少年狂,一起去爬县城渐负盛名的独山,了却一桩夙愿。

    驱车至会展中心后广场,只见独山公园乾竹门入口处的空地上,停满了形形色色的车辆。

    “登山的人真多呢,车都停满了。”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我已泊好了车,“是的,周末又逢晴天,市民都出来踏春赏花呀。”

    顺着乾竹门的台阶,我在前边,母亲在后边吃力的慢慢攀爬。上下的人流脚步声、喧哗声,不绝于耳。

    上了一长溜的台阶,穿过乾竹门,两边茂密的马尾松林,井然有序如精神抖擞的士兵。愈行愈深处,新修建的缓坡台阶,曲折延伸,至最高处,一座小亭兀自挺立。

    见母亲有些气喘力不从心,我搀扶着她说:“我们到亭子里,您歇一歇吧。”

    拾步踏上最高一级台阶,眼前蓦然闪现一抹红云。跨上台阶顶层,站在火烧板铺就的人行道上,一大片洇红的云锦陡地挂在眼前,我被深深震撼了,这大块大块的粉红,怎一个美字了得!

    “母亲,快看,独山桃花,好美的桃花!”

    “哟,开得真灿烂!”

    我几步并着一步,小跑般冲向这些粉红色的精灵,母亲也顾不上体力透支,加快了步子,紧跟着我。

    “您走慢点,不要紧,我去拍桃花啦!”我赶紧喊道。

    究竟是春风有意,还是桃花多情,这一树树、一枝枝、一朵朵、一瓣瓣,无不透着动人的光泽,挑动着每个人最敏感的神经。

    桃花,自古以来就是用来形容美貌女子的容颜,最有名的当属《诗经·周南·桃夭》里说待嫁女子的容貌“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以及崔护“人面桃花相映红,桃花依旧笑春风”。四海楹联研究院院长宋少强先生有联题“桃花江”,称“六十里缤纷夹岸,无花不是美人魂”。身为女子,若拥有一张“粉红桃腮”,无论是否身处刷脸刷颜值的年代,都是一件开心和幸运的事。

    诗圣杜甫说“红入桃花嫩,青归柳叶新”,盯着这些粉嫩的花朵,我感觉每一片都是那么的粉红,那么的娇嫩。拿着手机左顾右盼,选准最好的角度、最好的光线拍个不停,母亲走过来,笑着说:“不要把手机都拍满了!”

    我拉过老人,“你站在这儿,我给您拍一张吧。”老母身着暗红色呢料外套,依着满株桃花,气色显得特别好,心花怒放任女儿摆弄。“你每次出来都照相,照这么多干什么呢?”“拍照的人多着呢,您看那么多人都照呀!”“您老太婆在桃花边一站,也不比桃花逊色多少呢!”

    突然,我抬头发现有一株深色的几乎是玫瑰红的桃花在林中。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杜甫当年在江畔独步寻花,想必也是遇到了眼前的美景?一丛丛桃花盛开,任人欣赏,君是爱深红色,还是爱浅红色的呢?反正,我是都爱的了,目不暇接,狂爱深爱在当下。

    靠近山那边的几株桃花,许是身处比较遮荫地的缘故,花开半露,花蕾半绽,煞是动人。“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宋人汪藻《春日》中的感叹,穿越千年风雨骀荡而来,让人不禁惊叹文字的力量。对着一株株满树的桃花,感觉每一朵都朝着我笑,无不饱含深情,蕴藏经年岁月风霜。凝视着,回望老母,我感到岁月静好、物华正美的时光,正在不经意轻轻静静的滑过……

    寻寻觅觅间,突然,远远地听到一阵惊呼的喧哗声音涌过来,紧接着一大波杂乱跑步声袭过来。一大群孩子在前,一大拨家长在后,如奔马一样跑向桃林。

    “这些孩子们,个个都跟花一样的好看,性子却像野马一样。”母亲笑着说。

    “大人们都喜爱得不行,这些乳臭未干小孩见了,不爱才怪呢。”我笑着回答,“更何况这犹如《射雕英雄传》桃花岛的桃花,孩子们更爱闹呢。”

    “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唐周朴《桃花》),桃花在渐暖的春色里先于百花绽放,谁能忍住不去欣赏那明媚美丽的颜色呢?孩子们在花间嬉戏,家长则追逐孩子拍照,让人间大美大爱瞬间永恒留下。

    我受到感染也跟着疯狂个不停,母亲则在一旁静静的笑着,抑或是欣赏着我,及眼前这些下下一代未来的希望。

    花在笑,人在笑,独山也在笑。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