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人闲桂花落
2018年第9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董改正

夜静春山空。春山有鸟,有岚,有各类的花开着,有溪水欢腾,它是满满的空着,不若秋山。秋山是静虚的,空山松子落,落在结庐人的屋顶上,落在他的乡愁上。人闲着,坐着或卧着,或行走在秋风里,踽踽独行,却不是忧伤。此时无有他香,桂花如月色,漾漾如水,漫过门槛,湿了意念,香了所有路过心灵的诗歌。

开落在中秋的桂花,注定是一场绝恋,是一种花和一个季节的爱情。他们忠贞相守,从生到落,风里尘中都是桂花香,纯正,淡远,成熟的爱情都是这样吧?即便是落,纷纷扬扬的,如雨,如霜,如碎花的布,在净朗的秋风里,在清澈的秋阳里,也如绿绮上的离歌,你自远走,我自流云。不似春花,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湿漉漉的,让人起了悲伤。

人闲着,也不看桂花;桂花开着,也不看人。在农历八月各自安好,人自清泠,眉发疏朗;花自芬芳,似无还有。这样的温度,适合喝一杯茶,听一首曲,翻几页书。心是秋水,退往自己的湖心,波纹细细,照云天,照水落后的石出,照岸上的红枫,照掠过的鸟翅,像一面镜子。是的,像一面镜子,因为安静,因为安静到闲,所以人闲桂花落,落满衣襟,却是仰头,眯眼,微笑。

微笑是最好的表情,仲秋到深秋这段日子,就是这样的。所有走到这个程度的人、事或者情,都该是这样的表情,学会原谅自己,学会谅解别人,学会与上帝讲和,学会与规则妥协,学会接受渐进式而非跨越式的发展,这不是乡愿,不是懦弱,不是不思进取,而是通透,是练达,是洞悉后的从容。只有这样,人才能闲;只有这样,秋才敢空;只有这样,人与桂花,才可悠然见南山。才能欣然接受偶然或必然的花开,才能淡然送别偶然或必然的花落,才能写下“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句子,有意或者无意,来或者不来,云去随心,水来随意,而我在这里,守着秋天,任凭花开花落。

一个人也许要走过“花落知多少”的忧伤,走过“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挥霍,才能到达人闲桂花落的恬淡吧。而开在中秋、落向深秋的桂花,它是深谙秋心的,有秋的风神,懂秋的心意,它的花小小的,藏于绿叶之下;它的香淡远着,近而淡,远益浓,如一个目送你的朋友,它是君子花。它的心有褒贬有是非,却是微笑的,淡淡地香着这个世界。开而不骄,落而不伤,也只有桂花,才能与人一起坐对“空夜”,夜染衣,香染衣,才能将人送到秋的边缘,接受霜菊雪梅的冷冽凌厉。

人闲桂花落,一瓣又一瓣,轻轻的,羽毛一般,溅起了月色,惹起了香氛,眼前心上,俱澄澈,俱馨香。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