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楚国女子的化妆术
2018年第9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韩扬 图/本刊资料

爱美是人类的天性。为了追求美丽的外表,历代的人们不断地学习、挖掘、弘扬各式各样的美容与化妆方法。早在先秦时期的楚国,就将尚美、求美的妆容文化发挥到极致。

楚国,自西周初年分封建国至公元前223年为秦所灭,历经800余年,从“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南蛮小国成长为“地方五千里,带甲百万,车千乘,骑万匹,粟支十年”的泱泱大国。强盛期的楚国,社会安定,物产丰富,良好的社会环境和物质条件使楚人的妆容文化得到长足发展。

据记载,楚国男女都有梳理妆容的习惯,楚国辞赋作家宋玉在《神女赋》中就有对神女的梳妆描写:“摇佩饰,鸣玉鸾;奁衣服,敛容颜。”也就是说,明艳动人的神女摇动佩饰转过身去,敲响车子上的玉铃,整理好自己的衣装,收敛起先前的容颜,才款款离去。

楚人注重妆饰,他们有精致、复杂的化妆程序。其中,面部的妆容对楚人而言是最重要的,因为面部作为元首,处于人体的最上端,集中表现了人类的情感,尤为引人注目。楚人的面部妆容主要包括涂脂、擦粉、施朱、点唇、描眉五个步骤。

涂脂 楚人在化妆前会使用基础护肤品,这种护肤品当时被称为“脂”。刘熙《释名·释首饰》载“脂,砥也,著面柔滑如砥石也”,形容脸上涂了面脂后,柔滑如细腻平坦的石头一般。那么“脂”是一种什么物质呢?孔颖达《礼记正义》“凝者为脂,释者为膏”,可见“脂”应为动物体内或油料植物种子内的油质,以脂着面,能达到滋润肌肤的作用。

擦粉 楚人润泽肌肤之后,再以粉敷面。古人以白为美,用白粉涂饰肌肤,可使肌肤洁白柔嫩,擦粉就成了面部妆容的重要部分。《楚辞·大招》记载“粉白黛黑,施芳泽只”,说的就是楚人以白粉饰面,以石黛画眉。长沙楚墓出土内盛白粉的小盒与荆州包山2号楚墓出土的粉扑都印证了楚人的擦粉习俗。根据古籍记载,楚人所擦之粉应为米粉。《释名·释首饰》:“粉,分也,研米使分散也。”《说文解字·米部》:“粉,傅面者也,从米分声。”说得很明白,粉是用米来做的,用之敷面。可能当时的人们在长期生产生活实践中,发现了米粉的附着和增白作用,并且以米粉为主要原料来制造敷面用的白粉。

施朱 在面部涂抹红色,是楚人妆容中的常见妆制。鲜艳夺目的红色,象征着血色旺盛的青春容颜,楚人因此常在两靥涂一抹红晕,从而妆饰出良好的气色。《楚辞·大招》形容美女“容则秀雅,穉朱颜只”,可见“朱颜”在楚国是女子美的标志之一。且考古发掘中的许多楚墓木俑面部皆涂饰红彩。据考证,楚人所施之“朱”应为朱砂。朱砂的矿物名称为辰砂,化学成分为天然硫化汞,有红色和黑色两种晶体,存在于自然界的多呈红褐色。天然朱砂矿石经研磨、漂制即可成为施于两靥的红色颜料。

点唇 朱唇一点桃花殷,艳丽的唇妆点亮了楚国女子的缤纷容颜。宋玉《神女赋》:“眉联娟以娥扬兮,朱唇的其若丹。”便是赞美妇女的嘴唇红润美艳,艳若丹砂。湖北江陵马山一号楚墓所出土的4件彩绘着衣女木俑均为方圆脸,面部清秀,神态娴静,头顶、鬓角、眉、目墨绘,双唇朱绘。那么楚人是以何物点唇呢?据《释名·释首饰》记载:“唇脂,以丹做之,象唇赤也。”可见点唇之物为口脂,原料也是朱砂。但朱砂本身并无粘性,附着力差,单纯用朱砂涂抹嘴唇,极易溶化,且难以持久保持唇色艳丽的效果。因此,楚人便在朱砂中掺入矿物蜡及动物油脂等辅料,制成唇脂,不仅增加了防水性能,还粘密润滑,光泽鲜亮,备受广大女子欢迎。

修眉 古代中国重眉妆而轻眼妆。精心修饰的眉毛可以烘托出女子的神韵,因此眉妆在古人的审美中举足轻重,楚国亦盛行画眉之风。可是许多女子先天眉形不好,故而在画眉前一般都要修整天然的眉毛,再以黛画之。楚人修眉的工具主要有镊子、刮刀、丝线等,这些工具大多在楚墓中都有发现。画眉顺序是,先用刀镊修理眉形,再以细齿篦子梳顺,最后再将眉毛画好。

画眉 楚人画眉的主要材料是黛,也叫“石黛”,一种黑色矿物。《楚辞·大招》“粉白黛黑”中的“黛”指的就是画眉的石黛。楚人以黛画眉,形状各异的眉毛与脸型相配,更加增添了美的韵味。楚人流行的眉形有蛾眉和直眉,这些《楚辞·大招》中都有记载。“嫮目宜笑,蛾眉曼只”,说的是楚国最为流行的蛾眉。蛾,似蚕而细。“蛾眉”本身的形状是对蚕蛾触须的模仿,故而蛾眉是弯而长的细曲眉,河南信阳楚墓出土的木俑、湖南长沙楚墓出土的木俑,其眉都是一双弯弯的蛾眉。“青色直眉,美目媔只”,则是平直的眉形。

在楚国,不同身份的女子在妆容风格上有着明显差异。良家妇女崇尚自然之美,女巫、女乐、歌伎、舞女、女神等偏好艳丽妆容,而少数民族妇女则追求奇特妆容。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中描绘楚地良家美女形象:“东家之子,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齿如含贝,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这段文字中,虽没有具体描绘东家之子的具体容貌,但我们却可以看出楚地良家妇女“著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的天然美。《楚辞·大招》中有一段对舞女的生动而细腻的描写:“嫮目宜笑,娥眉曼只。容则秀雅,稚朱颜只……曾颊倚耳,曲眉规只……粉白黛黑,施芳泽只……青色直眉,美目媔只。”作者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个妆容艳丽的舞女形象:双唇施以朱色,眉色描以黛黑、青色,眉形修成蛾眉、直眉,面部施粉、涂朱,秀发涂以香膏。此外,楚地的少数民族女子还追求一些猎奇求异的面妆。《楚辞·大招》就记载了非华夏妇女的脸部变型化妆习俗,如“靥辅奇牙” 为“拔牙”之俗,“曾颊奇耳”为割面离耳之俗。

                                                (作者单位:武汉中共中央机关旧址纪念馆)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