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详情页面 

韭花帖
2018年第6期 —— 东西南北 作者:文/董改正

一日,兄长发来杨凝式《韭花帖》中的一个词组“铭肌载切”,问我何意。我见过“镂骨铭肌”这个词,和“刻骨铭心”的意思相当,一般都是用来形容记忆深刻的,“铭肌”显然是截取这个并列词组的一个,那么这个词很有可能并非成语,而是杨凝式临时造的。再查“载”字,意思很多,但在这里,它显然是语助词,和“载驰载驱”的“载”用法一样;“切”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这个词组的意思也就呼之欲出了:我对你感激刻骨铭心,非常深切。

是什么让杨上师如此感激呢?要知道,杨凝式是有名的狂人,常常语出惊人。有一次爆发了蝗灾,他到洛阳的时候,蝗虫正好也到达了洛阳。他就先将一首诗寄给了洛阳尹张从恩:“押引蝗虫到洛京,合消郡守远相迎。”意思是说我押解蝗虫到洛阳来了,你们大伙都要来迎接一下。他以“疯”的方式行世,常常一到危险时候就疯了,疯行疯语,以此历仕六个朝代,以左仆射、太子太保致仕,全身而退。这样一个人,什么阵势没见过,什么能让他“铭肌载切”呢?

 《韭花帖》原文如下:“昼寝乍兴,輖饥正甚,忽蒙简翰,猥赐盘飧。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助其肥羜,实谓珍羞,充腹之馀,铭肌载切。谨修状陈谢,伏惟鉴察,谨状。”简单翻译一下:我大白天睡醒正自饥肠辘辘之时,忽然接到您的书信,和您不以我鄙陋赐予的美味佳肴。在这一叶落知天下微凉的初秋,正是韭花味道初显之时,用它来佐味肥嫩的小羊,实在是美味啊!品尝之后,对您的好意我刻骨铭心。我写下这封短札谨表谢意云云。

是送来韭花了吗?文中并未确指,但应该是的。于是,中国的法帖里,多了一个以“韭花”命名的帖子。文辞古雅,意态萧闲,意趣天然,在这样萧散的情态里,韭花帖楷间行体,布白疏朗,清秀洒脱,散发着悠闲雍华的韵致,千年后杨凝式的神态依然鲜活在“韭花帖”里,自在悠闲,嘴角挂着微笑。韭花帖以其清隽的书风与“兰亭序”等帖一起并称“天下五大行书”。

汪曾祺说,韭花入诗文,自杨凝式起。他还考证出以韭菜花蘸羊肉吃,始于中国西部,时间约为五代时期。杨凝式大部分时间就生活在五代时期,那么他也在最时髦的吃法中享受着美味,还有令人微醺的友情。于是这味极其简单的韭花肥羊餐,触动了他的初心,他动情地写道:“铭肌载切。”

我有一个朋友曾言道:“汪曾祺是个小人物。”这句话给我触动很大,因为我是仰慕汪曾祺的。但深究起来,每个人都是小人物,在你最真实的时候,尤其如此。一个人无论位置多高,境界多大,给他带来的最美好舒适的满足,也许还是他作为小人物的满足。张季鹰在洛阳见秋风已起,便思念起吴中莼菜羹、鲈鱼脍,说:“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于是挂冠而去。汪曾祺其实是个全才,但人们所习见的多是他的人间草木和人间美食,他甚至带着显摆的神情跟我们津津乐道他所见过、听过、做过的各种菜式,他不怕人知道他是个容易知足的小人物,他不介意别人不知道他在书法、绘画、鉴赏上的不凡造诣。

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才能有朋友、有情趣,才会常持感动,才能写下这样充满草木清芬的诗文,才能在笔墨间融入自己真实的感情,才能记载下当时自己最真实的状态,在纸上永生。也许,更多的时候,让你铭肌载切的不是钟鼎,而是一束散发着清香的韭花。

 


| 期刊阅览 | 网上投稿 | 联系我们 | 申领记者证
版权所有:楚天主人杂志社     鄂ICP备13016411号     鄂公网安备 42010602001686号     技术支持:一左科技